当前位置:主页 > 双赢彩票官网 >
双赢彩票官网

听到捕神这个名字那金香玉的眼眸也着实亮了一

来源:双赢彩票-双赢彩票网 发布时间:2018-08-19
内容摘要:哼!砸烂我的厨房,毁了我的包子,今日可不是单单赔钱就能解决的!银香玉轻咬着牙,不过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又恐怕交战
哼!砸烂我的厨房,毁了我的包子,今日可不是单单赔钱就能解决的!”银香玉轻咬着牙,不过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又恐怕交战起来敌不过他。
 
    “嘿,你这包子还是砸了好,省的让别人误食闹恶心。整个厨房,就连这几根黄瓜都带着一股子的怪味,也不知道你们这客栈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捕神一口将半根黄
 
瓜吞下了肚,饥肠辘辘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这包子是人肉的不能吃,黄瓜可是天然无公害的怎么会有种又酸又涩的味道呢?这让捕神着实想不通。
 
    “是哪个砸了老娘的店面,还偷吃了老娘的黄瓜啊……”不知何时,厨房外响起来了一阵天籁之音。这声音惟妙惟肖,宛若夜莺般的歌喉,甚是迷人好听。
 
    不多时,只见一个极为丰满成熟的俏丽女子走了进来。吹弹可破的肌肤,精致的五官有着地中海最澄净的深蓝双眸,拥有让人嫉妒的最美丽的蔷薇色飘逸长发。一双美眸漆黑
 
得不见底,眼角微微向上挑,笑起来的时候宛如黑夜般魅惑;睫毛在眼帘下打出的阴影更是为整张脸增添的说不出道不明的神秘色彩。一袭白色的曳地长裙,白衣如雪,折纤腰以
 
微步,呈皓腕于轻纱。
 
    这个女人的出现,给了捕神一个激灵。实在是太过妖媚了,她比银香玉更加成熟一些,估计年龄也就刚过三十岁,比银香玉略大三四岁。
 
    “不知道这位姑娘又是该如何称呼?”捕神手攥着没有吃完的黄瓜,拱手一拜道。
 
    还未等那个白衣女人开口,一旁的银香玉倒是抢应道:“这位是我的姐姐金香玉,也是这家云祥客栈的老板。你惹怒了我的姐姐,你这下可摊上大事了,你玩完了!”银香玉
 
一副巴不得捕神立马完蛋的表情,可见仇视度已经爆满。
 
    金香玉?再联想到刘家庄的那个老人家所说,这云祥客栈是有两个女的当家开店,这下子错不了了,她们二人就是这家黑店的店主。至于那些失踪的人恐怕都成了她们菜刀下
 
的亡魂了,变成了肉包子喂了下一波客人。
 
    “你说这黄瓜是……”捕神一边看着手里的黄瓜,一边看向了金香玉。
 
    “这黄瓜是老娘平日里聊以所用的工具,你这厮竟然将它们吃了!”金香玉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都不红,似乎很是开放。
 
    捕神听了之后当即呕吐了一番,难怪这黄瓜上还有一种怪异的味道,这下子终于找到问题的所在了。
 
    “吃了老娘的黄瓜,你也算是有福分了。今日你老娘吃光了老娘的黄瓜,老娘就要将你拉进房内,替补那些黄瓜!”说话间,金香玉已经挽起薄纱准备要动手了。
 
    捕神紧握着手中的绝世好剑,先前已经与银香玉交过手,武功刀法都不弱。就是不知道她的姐姐金香玉又是什么来路武功呢?
 
    忽然间,数道凌厉的劲风,金香玉双手弯起成爪状,细长的手指给人一种阴煞之气的感觉。
 
    突然身边白影闪动,一人追到了捕神的身后,白袖中伸出纤纤素手,五根手指向捕神胸部插了下去。这一下兔起鹘落,迅捷无比,出手的正是金香玉。
 
    “九阴白骨爪?”捕神霎时间一阵心惊胆寒。这门武功他倒是也听说过,练此武功者都是满带着阴煞之气,心智被心魔束缚,已经分不清正邪。尤其是狂怒之下,其九阴白骨
 
爪的威力更是强大无比,更为有甚者能够以一敌百。
 
    没想到这金香玉使用的招数竟然是九阴白骨爪,捕神下意识地用绝世好剑格挡。金香玉的九阴白骨爪碰撞到了绝世好剑之上,顿时摩擦出来了火花。不过下一刻,金香玉左手
 
手肘倏地撞来,波的一声轻响,正中捕神胸口。
 
    外面的衣衫尽数撕裂开来,还好有冰蚕雪衣的庇护,捕神这才没事。不过还是能够感到胸腹间血气翻涌,脚下微微一踉跄。
 
    不等得捕神稳住身形,金香玉左掌回转,便斩他手腕。捕神见她招数太过凌厉,即便自己有冰蚕雪衣的庇护难以保全性命,只能全力抵抗。
 
    金香玉上身不动,下身不移,双手连施八下险招。绝世好剑在捕神的手中来回摆动旋转,八道强劲的剑气挥洒而出。
 
    八攻八守,在电光石火般的一瞬之间便即过去。一旁的银香玉屏气凝息,无不惊得呆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够抵挡得住姐姐的九阴白骨爪,看来这个男人是有几分能
 
耐。
 
    待得捕神剑招使尽,金香玉双爪凝聚,进而又是飞身袭来。来不及挥动绝世好剑抵挡了,捕神右手用绝世好剑横挡在胸前,左手一记劈空掌击出。
 
    这九阴白骨爪变幻莫测,还未看清招数,金香玉已经破了捕神的劈空掌,越过绝世好剑。“砰”的一声重响,捕神左肩部身中金香玉的九阴白骨爪,摔倒在地,五个伤孔中血
 
如泉涌,登时便染红了半边衣裳。
 
    这下子捕神是有心反抗却无力了,重伤的捕神实在是难以发力了。
 
    金香玉双唇微翘道:“这下子你终于老实点了,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个难缠得主儿。不过老娘就喜欢你这样的,待会若是你满足不了老娘,老娘会让你遭受比现在还要痛苦的滋
 
味……”
 
    说着,金香玉一手拎起来了捕神,一头对着银香玉说道:“妹妹先把这里收拾一下,别影响了生意。”金香玉没看眼笑着拽着走路微颤的捕神上了她的房间。
 
    房间内麝香味道扑鼻,很是沁人心脾,混杂着淡淡的花香,让人迷迷离离。
 
    推开了房门,金香玉也不柔情,一把将捕神扔了进去,不禁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又是一记重重的狠摔。
 
    等到捕神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发现房间里横躺着三个赤裸着的男人,却都没有了呼吸,已然是死掉了。
 
    金香玉叫来了店小二把房间里的三个男人的尸体拖出去了,这才令得房间着实又宽敞了不少。
 
    “我看你身材挺强壮的,希望你能够比那三个人还强一点。如果你不能够让我满意的话,我可是会让你感受不到活着的美好……”金香玉一手抬着捕神的下巴,轻声说道,两
 
个人的双唇仅有半寸之遥。
 
    这个时候,即便不用多说,捕神也是明白了。先前死掉的三个赤裸男人应该是被这金香玉玩弄死了,耗光了精气神,这才要找捕神做替代。而后厨里的那些黄瓜大概是金香玉
 
平时聊以所用的工具。
 
    “天哪,我真是后悔,为什么自己是一个男儿身,又为什么吃她的黄瓜啊……”捕神心里哀嚎着,真不敢想象待会的画面场景……
 
 第四十八章 险些失身
 
    如果是在大城镇里,以往这个点都有打更的报点了,“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之类的。可是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不对,连穷乡僻壤都算不上。不过风沙之地也没那么多讲究
 
,已经是晚上了。
 
    捕神被金香玉推倒在了床上,肩膀上的痛感以及腹部的一击令得他现在没有了反抗之力。
 
    只看到金香玉摇曳着妩媚的身姿,浑圆的翘臀来回地摆动着,极具诱惑力。
 
    金香玉鼻梁挺拔且不失秀气,将姣好的面容分成两边,使脸庞格外富线条感;一张樱桃小嘴颜色红润,仿若无声的诱惑。美好的五官被完美的脸部线条一直引到了尖尖的下颚
 
。白皙的肌肤几近透明,胸前那特有的一个月亮印记还若隐若现。散发着女子与生俱来的体香,但这香却与其她女子不同,不知是什么味道,不过却与黄瓜上的怪异味道大径相同
 
 
    这是金香玉独有的手法,先魅惑男人令他们对自己如痴如醉,进而催动他们欲火的身体膨胀起来,这样以来待会行事的时候就会快很多了。
 
    捕神也是男人,也是被金香玉的魅力吸引住了。他不禁一阵胡思乱想,这世间这么会有如此娇媚的女人。其实,这房间里的麝香可不是随便就能闻的,里面掺杂了能够使得男
 
人意乱情迷的药物。
 
    腰间一条白色织锦腰带轻解而开,白衣脱落在地,显得清澈透明,亦真亦幻。如柳般的秀眉,眉宇眼角满是甜甜的笑,水灵得能捏出水来。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
 
间,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显得楚楚动人。
 
    捕神还是有些不忍,不禁想起来了死去的木婉清。“捕神呐捕神,婉清刚死不久,你怎么能够如此荒淫无度……”捕神心里面不停地反省着,绝对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
 
    “哎呦,难不成你还是一个纯情的处男吗?老娘还就喜欢你这样有些羞涩的健实男人,放心,老娘会让你尝到快乐的……”金香玉没有了衣服的遮掩,更加显得风情万种。两
 
条白皙纤细的按压在了捕神的身上,金香玉一把扯掉了捕神的上衣。
 
    “冰蚕雪衣?当真是块好宝贝。难怪与我交战下来,你能避过我的九阴白骨爪的伤害,看来你还真的不是一个普通人呐。老娘倒是越发的对你感兴趣了……”金香玉用玉手在
 
捕神的胸膛之上比划着,这突如其来的美妙触感也着实令得捕神高涨起来了。
 
    而楼下,银香玉正在收拾捕神的包袱,却发现了一块金色的纯金令牌。正面写着“免死金牌”四个大字,金牌的背面又刻有“捕神持有”四个大字。难道说楼上那人便是江湖
 
之中传言的捕神吗?银香玉双眼闪动,这下可是闯了大祸了。
 
    金香玉与捕神的好事刚要进行,却不曾想被银香玉的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这刚起来的兴致被打断,金香玉的胸口有些憋火,郁闷得很。“怎么了我的好妹妹,你也知道姐姐我,这个时候最是难以解苦了。有什么事情等姐姐我享受完之后再谈吧……
 
 
    瞧得金香玉一副欲火烧身的模样,银香玉便说道:“姐姐,里面的那个人你动不得。”
 
    “为何动不得?难道妹妹也看上了这个男人不成?好妹妹,等姐姐享用完解决完这欲火,到时候你想怎么玩弄这个男人,姐姐都依你。”金香玉的媚态太过缭绕了,美眸都睁
 
不开了,一股同黄瓜上一模一样的怪异气味充斥着整个房间。
 
    银香玉却是推开了金香玉,走近了床前。她亮开了那块免死金牌,问道:“这块免死金牌是你的吗?”
 
    捕神那干涩的嘴唇上下一动道:“不错,是我的。”
 
    金香玉又瘫坐到床前,心里还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强烈的占有征服欲。“哎呀我的好妹妹,你这是怎么了嘛?”
 
    “你可是捕神?”银香玉不禁问道。
 
    “没错,我就是捕神!”捕神拼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吐出来这几个字。麝香里面暗含的意乱情迷的药实在是太过凶猛了,得不到解脱的捕神差点就要命丧在这张床上了。
 
    听到捕神这个名字,那金香玉的眼眸也着实亮了一下。虽然她们二人身居这间偏远的客栈之中,但是还能够经常听到来往的客商讲述有关捕神的故事。每当听到捕神的传奇色
 
彩,两个人都有些振奋,更多的还是仰慕与倾爱。
 
    特别是前些日子,来到这的商客讲述了捕神为救心爱之人血洗祝家庄的故事,特别的令人兴奋。
 
    金香玉倒是更加有想要占有捕神的了,而且那种越来越强烈。只可惜,像她这种命寡的人用乡村的术语来讲便是“破鞋”。没有了清白的身子,何谈所谓像捕神与木婉清那般
 
的轰天裂地的爱情呢?
 
    银香玉扶着捕神下了楼,又给捕神服下了麝香的解药,捕神这才清醒了过来。
 
    捕神走了,黄瓜一去不复返。金香玉别无他法,只能暂时用手聊以了。
 
    “我真是该死,没想到你就是捕神。大人,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宽恕我们……”银香玉跪倒在地,心里一阵忐忑。爱慕的人到来了,却不曾想闹出来了这般戏
 
剧。
 
    “你们怎么放了我?”捕神有些诧异的问道。